央广网北京5月24日消息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甘肃兰州新区位于秦王川盆地,土壤干旱贫瘠,当地很多农户常年种植小米、当归等作物,勉强糊口。从去年起,兰州新区开始在一些贫困村推广可以用花籽榨油的油用牡丹,一年下来,村民的收入竟然翻了五六番。
油用牡丹适应性极强,不仅能够改变当地单一的种植模式,还能绿化荒山、防治水土流失。当地通过提供政策扶持、企业免费技术指导的方式,带领贫困户实现了“花”样脱贫。
今年春节前后,一条“贫困村农民领万元年终奖”的新闻流传网络。照片中的村民拿着厚厚的现金,踏踏实实地过了个好年。当地农民领钱的底气,不是“等靠要”,而是来源于地里种下的“新花样”——油用牡丹。
上周末,记者来到“年终奖事发地”——甘肃兰州新区中川镇,一场声势浩大的牡丹文化节正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举行。
当地的中川牡丹园占地面积约2000亩,拥有500多个牡丹品种,是西北地区最大的牡丹生态旅游科技展示园。与此同时,这里也是全国最大的油用牡丹产业基地。
唐代诗人刘禹锡曾写下“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眼下当地的紫斑牡丹即将迎来盛花期,全国各地的牡丹爱好者和从业者来到这里,除了要一睹“花王”风采,更为了看看这里的牡丹产业究竟是如何让农户们“富得流油”的。
中川牡丹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潜龙:甘肃的气候非常适合牡丹生长。通过牡丹节这个活动,大家在看牡丹的同时,我们把油用牡丹发展的资料发放给他们。在农业生产上通过油用牡丹产生一个品牌,推动地方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增加农民收入。
张淑珍是兰州新区蔡家村的农民,这天一大早就来到牡丹节的开幕式现场,在展台间东瞧瞧西看看,拿着宣传册仔细研究。她告诉记者,只要家里条件允许,她每年都要来这里“开开眼,取取经”。
张淑珍:像我们刚开始种的时候,各方面担心的都比较多。看到很多人都在种油用牡丹,还种的特别好,这个节会也办的特别好,给我们起了一个带动和鼓励的作用。
张淑珍家里有五个兄妹,父母都是本分农民,一家人守着山里的十几亩薄地过活。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张淑珍小学毕业后就选择了退学,帮父母料理农活。可即便是这样,辛苦忙活一年下来,收入依然不太理想。
张淑珍:以前家里种的是冬麦、当归什么的,每年投入的成本不低但是收入不好,病虫害也多。种当归的话一亩地下来只能挣1000多块钱,一年下来也就收入个两三万块钱。
2012年秋天,经过村干部的牵线搭桥,张淑珍开始和中川牡丹公司接触,了解油用牡丹。公司承诺提供免费的技术指导、保证花苗成活率、种出的牡丹全部回收,让她心理踏实了很多。第二年春天,张淑珍拿定主意,腾出几亩地开始试种。
张淑珍:我们那个村我们家是种的最早的,公司和村上的干部比较支持农民种这些经济效益比较高的作物。给苗子保个成活率什么的,我们也比较放心。
在种植过程中,张淑珍遇到任何技术问题都能得到公司的免费指导,种苗、地膜、用水等投入都有优惠。几年下来,张家的牡丹越种越多,无意间成了村里的“带头人”。
张淑珍:种到现在已经快70亩地了,平均每亩地收入4000块左右,去年挣了二十几万。现在我种的好了,好多村民也不愿意种当归了,就都来跟着我种。往后我也想带着我们村的村民一起种油用牡丹。
中川牡丹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潜龙告诉记者,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自然条件严酷,传统农业生产广种薄收、靠天吃饭,当地农民大多处于贫困状态。而油用牡丹适应性强、开发潜力大,恰恰能够成为一个突破口。
赵潜龙:油用牡丹生长在瘠薄的土地上,绿化荒山、产生经济效益。牡丹的种植两年以后才进入收入期,到了盛产期需要五年,周期比较长。但是稳产高产,解决了农民的后顾之忧,我们也解决了原料的后顾之忧。
至于“年终奖”又是从何说起呢?原来,油用牡丹的生长周期较长,一般两年之后才能产生效益。而对于当地的贫困农民来说,牡丹本来就是从没接触过的新花样,当年又见不到收益,心里不免犯嘀咕。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才出现了开头提到的“年终奖”——也就是在收获之前,收购公司预付一半儿的钱,让农民安心。
中川牡丹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潜龙:农民疑心很大,最怕人哄他。我们按合同规定,定期把钱发给他们,不拖欠农民的钱。我们给农户们掏水费,地膜也供上,技术上统一指导,统一收购,让贫困农民愿意的时候都加入进来。
“牡丹扶贫”过程中,兰州新区采用“公司+农户+基地”的订单经营模式,为贫困户提供免费牡丹种苗、农资和技术培训,收获前按亩发放补贴,收获后由公司拖底收购,在最大限度上降低农民种植的风险。
截至目前,新昌村已种植油用牡丹422亩,牡丹苗126万株。一年下来,村民赵面中的收入涨了六倍,身边也有更多的人动了心,想试试这“富得流油”的牡丹。
赵面中:我本人现在种了20多亩地,现在每亩补助3100块钱。以前种粮食作物,一亩地才收入四五百块钱。现在我们村上有好多人都想种这个东西。
目前,甘肃兰州新区的油料牡丹种植面积达一万亩,近3000户农户参与种植,每户年均收入至少增加2万元以上。甘肃兰州新区农林水务局局长郭庭天表示,未来3到5年,通过政府和企业的深度合作,当地的油用牡丹种植面积将达到10万亩以上、产值近2亿元,可带动农户2万人以上,稳定解决贫困户脱贫奔小康的问题。
郭庭天:基本上是两种运作模式:一种是租用老百姓的地去种植,然后回收种苗再推广到更多的地方。另外一种就是把老百姓的土地一次性流转过来,通过公司的规模化经营去运作产业。通过这种模式,总体看成效还是很明显的。它的经济效益是粮食作物的3到5倍,是一个政府要生态、百姓要生计的比较好的产业。

图片 1
图:甘肃中川牡丹园种植的紫斑牡丹

5月18日,油用牡丹种植技术讲座在兰州新区中川牡丹园北方油用牡丹研发培训中心举行。讲座吸引了来自国内牡丹产区代表,及15个省市种植企业经营户共约200多人参加。这也是第三届“兰州中川国际牡丹文化生态旅游节”的一项重要内容。培训由民进甘肃省委委员、甘肃中川牡丹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牡丹芍药协会副秘书长、甘肃中川牡丹研究所所长、我国北方油用牡丹推广第一人,国家级牡丹专家赵潜龙主讲。

甘肃是中国牡丹的重要发祥地,早在2000多年前就生长着大量野生牡丹,因其花瓣基部有紫色大斑块而得名紫斑牡丹,由于其观赏、栽培品种主要集中在甘肃境内,在定西、兰州、临夏、天水和陇东地区既有残存的野生品种,又有丰富多彩的大面积人工栽培品种,故也称之为甘肃牡丹。

甘肃紫斑牡丹是继河南洛阳和山东菏泽等中原牡丹栽培品种群之后的中国第二大栽培牡丹品种群。甘肃紫斑牡丹植株高大、抗寒、耐旱、抗病虫能力强,适应性广,花色艳丽、香味浓郁、极具观赏性,加之其开花结籽能力强和富含高营养元素,故有着广阔的发展市场和巨大的开发潜力。

据了解,今年1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快木本油料产业发展的意见》(国办发〔2014〕68号),部署加快国家木本油料产业发展,大力增加健康优质食用植物油供给,切实维护国家粮油安全,提出到2020年,建成800个油茶、核桃、油用牡丹等木本油料重点县,建立一批标准化、集约化、规模化、产业化示范基地,木本油料树种种植面积从现有的1.2亿亩发展到2亿亩,产出木本食用油150万吨左右。其中就涉及有油用牡丹。

培训会上,赵潜龙从油用牡丹的发展现状、重要意义、经济效益、栽培技术要点进行了具体解说。

据赵潜龙介绍,我国油用牡丹品种主要有凤丹、紫斑,品种近300余种。其中的紫斑牡丹抗旱、耐寒、抗盐碱、耐瘠薄,我国北方半干旱地区很适宜栽植。目前已推广至东北三省、河北、宁夏、陕西、新疆、甘肃、内蒙、西藏、云南、四川、山西、青海、河南、湖北、山东和安徽近20省市。

据了解,油用牡丹产业作为一个战略新兴产业正在发展壮大。目前,全国油用牡丹种植面积已达30.4万亩,牡丹籽年产量5785.5万公斤,牡丹籽油年加工能力1587.6万公斤。我国已在油用牡丹品种选育、苗木繁育、产品研发和深加工等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相信油用牡丹产业将成为未来中国木本油料产业发展的新重点,将大大维护我国粮油安全、改善生态和民生。

新疆巨森园木屋制造有限公司位于昌吉市,是一家主营木制别墅、木结构建筑及园林景观的公司,总经理舒军去年牡丹节时就特地购买了10公斤种子和1000株紫斑牡丹种苗。他告诉记者,“我没得选择,只有这种牡丹在零下三四十度能成活,去年购买的1000株种苗全部成活,而且收益还不错。”“我去年主要在塔城种植,今年准备在伊犁、库尔勒大面积种植,紧靠边境,还可以出口到中亚地区。”

而来自山西太原的王维富先生去年也购买了数公斤种子和1500株种苗。今年准备在太原市及古交市周边地区推广种植2000亩。闲谈中了解到,与他前来的还有市农委和农牧局的负责人。

中国林业学会理事长、国家林业局原副局长李育林认为,“油用牡丹具有极高的利用价值和广阔的开发前景。”丹蕊宝、牡丹茶就是利用西北雪域高原珍贵稀有的紫斑牡丹花蕊提取深加工而成,对人体健康十分有益,雪域牡丹食用油是目前世界上最安全的纯天然绿色有机食品,雪域牡丹精油软胶囊是中老年人的上佳保健食品,同时牡丹茶、牡丹酒均具有较高的保健功效。

赵潜龙认为,大力开发油用牡丹对促进我国油料生产、保障粮油安全具有重要的意义。牡丹油安全、无毒、无污染、无副作用,还可改善智力、保护心血管、抗癌症和抗氧化。种植油用牡丹可以调整和优化农业产业化结构,因为它不与良田争地,主要针对荒山、荒坡、弃耕地。而且“一代种牡丹,三代不愁穿”,种植牡丹收益是传统粮食作物的8-10倍,因此种植油用牡丹可以大大增加农民收入、帮助农户脱贫致富。同时,由于牡丹根系发达,适应性广,耐旱、耐寒、耐瘠薄,可以减少水土流失,美化环境,改善生态环境,并可推动牡丹文化产业发展,带动城乡旅游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